阿莫

励志做太太,
奈何是咸鱼。
曾经纯情不是人渣。
另:收回lof文章在所有网站的一切授权!转也婉拒!

【霸图正副队的恩爱日常②(下)】

#其实码的时候根本想过会分上下#

#悄咪咪说在备忘录里写的时候一个备忘录的字数都没够哟#

#是的这是一只小骄傲的阿莫#

#这里小透明阿莫欢迎来看#












“你去的那个店,现在开着吗?”

……

于是,照常来训练室的霸图队员们,就看到他们的正副两位队长一个人左边耳朵一个人右边耳朵红红的,碍于韩文清长久积压的威严,竟没人问发生了什么。

等到后来某一天,白言飞石头剪子布输了被推出来问,韩文清云淡风轻的道,“哦,和你们副队去打了个耳洞。”

我们当然知道是耳洞!我们想知道的是耳洞背后的故事啊!霸图队员们的八卦之心熊熊燃烧,可惜韩文清并没有告诉他们的意图。值得一提的是,这个时候韩文清和张新杰已经彼此通了心意了。所以说,韩文清这句“和你们副队一起去打了个耳洞”可谓是一个变向的秀恩爱了。然而韩文清秀恩爱的方式一向隐晦,导致霸图队员们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只有林敬言露出了高深莫测的笑容。

耳洞不能白打,后来韩文清和张新杰一起买了一对耳钉,特别低调特别低调的那种。当然这个低调是逃不过叶修喻文州等心脏大师的眼睛的,二人出柜也是因为耳钉的缘故。

韩文清和张新杰真的是秀恩爱的情侣中最低调的了。被几位职业选手发现后,为了不引起骚动,韩文清二人很长时间没有再在公众场合戴耳钉。直到公开出柜的现在。

于是,最近几天#霸图正副队的耳洞#这一话题盘踞在热搜中,热度不减。

事情大概是这样的。出柜以后韩文清二人也没有公开说曾经一起打耳洞的事情,只是像以前一样,在纪念日或重大事件的时候戴上以示隆重。

但毕竟也算是公众人物,再低调也总会有被发现的一天。

某次荣耀联赛的活动后,在微博收返图收照片的粉丝们突然发现,咦?韩队耳朵什么时候亮晶晶的了?张副的也是??天呐!俩人这是耳钉啊!

恍然大悟的粉丝们发现,韩张不知什么时候起有了一对情侣耳钉!

还有一小撮被心脏爱豆们虐出经验的粉丝们立刻翻出以前的照片,发现,在张副还是孩子的时候,两个人就有耳洞了!

本来是突然发现了选手们的小秘密而沾沾自喜,到头来却被喂了一嘴“蓄谋已久”的狗粮的粉丝们瞬间沸腾,一时间韩文清张新杰的粉丝,韩张cp的粉丝,甚至霸图的粉丝还有一部分别家看热闹的粉丝,把“霸图正副队的耳洞”这一话题在不到一个小时内刷到了头条榜单,甚至在后来把#微草王杰希直播时打嗝#的话题都挤下去了。

至此,再想低调都低调不成的张新杰只好在休息时间转了一个蓝V表态。

霸图-张新杰V:咳,是耳洞。//荣耀八卦组v:电子竞技的粉丝们也不是盖的!原来事情并不简单……#霸图正副队的耳洞#【图片】【图片】【图片】

几张图片是从韩文清和张新杰刚打了耳洞开始,到后来戴耳钉,和前段时间出席活动时戴耳钉的照片。

张新杰翻看了那张刚打完耳洞的照片,想起那时候的事,仍有一丝怀念。不过网友们并不满意张新杰的答复,在张新杰的转发下面疯狂评论求故事求真相求虐狗等等。

张新杰虐狗的本事显然不够到家,看到这些眼花缭乱的id,他只好无措的看向同在休息看微博的韩文清。

“文清……”

都说张新杰位列“四大心脏”,可在韩文清看来,有时候张新杰也傻得可爱。明明那些网友只是开玩笑调侃而已,张新杰也还会当真,怪不得被荣耀粉们称呼为“最宠粉丝们的职业选手”。

韩文清抵挡不住张新杰可怜兮兮的样子,只好转发了张新杰的那条微博,出面解释。

霸图-韩文清V:关于耳洞这件事,是某人的叛逆期遗留问题。//霸图-张新杰V:咳,是耳洞。//荣耀八卦组v:

此转发一出,众人转战韩文清的微博,除了“又是一口狗粮”“明明是电子竞技,为什么我沉迷于看他们谈恋爱”这些以外,又多了一部分评论。类似于“叛逆期,原来那时候韩队就盯上我们张副了嘛?【dog】”“哇果然是养大了再吃掉的节奏”等等评论也被疯狂点赞,当然这少不了几位大神选手的带节奏了。

那以后,韩文清和张新杰还是没有一直戴耳钉,仍旧保持着只在大事件上戴的习惯。这更加让大家认为,这二位是低调的秀恩爱,只是一旦被发现就是大波的糖……

『【韩张】霸图正副队的恩爱日常②(上)』

#写的时候就在捂胸口了太甜了#

#全程手机打字,打到手抽筋#

#阿莫偶尔诈尸系列#

#这里小透明阿莫欢迎来看#











韩文清左耳朵上有个耳洞。但其实在耳洞的背后有一段故事。是韩文清和张新杰的故事。

那时候张新杰刚加入战队,年轻的副队因为肩上的责任不得不将少年期的叛逆生生藏在心底。然而叛逆似火,按压的结果就是终有一日会遭到反噬。

韩文清依稀记得那年冬天,Q市难得下了一场厚厚的雪,足够张佳乐和秦牧云他们堆自己一直想堆的雪人。直到霸图晚上训练结束,外面的雪也没有停,雪点纷纷扬扬的落下,偶尔夹杂着一两片雪花,飘飘摇摇的落到地上,融到地上积起来的雪地里,好像变成了雪地,又好像不见了踪影。

每次训练结束,都是韩文清和张新杰留下来,目送张佳乐他们哈欠连天摇摇晃晃的背影离开,然后韩文清回身,接过张新杰利用这一两分钟空隙冲的速溶咖啡。

两个人用5分钟的时间讨论今天队员们的训练情况,然后研究出第二天的训练方案,与此同时一起喝掉咖啡,再复盘最近的比赛。

不过今天,韩文清明显感觉到这个小副队长心不在焉,虽然张新杰一向少年老成的看不出表情。

“新杰,怎么了?”

韩文清看着张新杰握着杯子无意识摩挲的手,还是先开口问道。

张新杰好像走了神,韩文清问了一句还把他吓得蹦了一下,直到他看见韩文清眼中不明显的笑意才彻底回神,而且还有点不好意思的红了耳朵。毕竟他已经做了两个月的副队,还是有一些毛毛躁躁的时候。

韩文清并不在意,甚至他觉得偶尔孩子气的张新杰才像个正常的十七八的孩子。韩文清也不着急,慢悠悠的喝掉剩下的咖啡,等着暗自纠结的张新杰回答自己的问题。

张新杰可不像韩文清这么淡定,毕竟他要说的这件事,要是出了问题可有不好收拾的后患……张新杰抿着唇,咖啡刚刚喝下,苦涩的味道蔓延在口腔里,更让他不知如何开口。——在外人看来,冷静自持的霸图副队在任何环境下都可以答出对策,但是最起码张新杰在韩文清这儿就不行。

少年的猎奇心理最终征服了一切,张新杰磕磕巴巴的开口。“队长……我想……嗯,请请个假,不长,就半个小时…半个小时我马上回来,真的。”

韩文清没忍住,一下子笑了出来,张新杰闹了个大红脸。这样的请假语言更像是张佳乐前辈会说出来的吧,也难怪队长会笑了……真是的,刚才想的那些话怎么都忘了……

张新杰不好意思的低头,暗自神伤。

笑够了,韩文清直起身子看向张新杰。张新杰耳朵的红还没褪干净,迎着灯光看过去粉粉的,眉间皱起,确确实实像他这个年纪的样子了。

彼时韩文清对张新杰还没有那方面的意思,单纯觉得张新杰这样像他的一个弟弟,仅有的那点苗头也被忽略掉了。

韩文清起身揉了揉张新杰的头,大大方方的说:“去吧,给你一个小时。多穿点,外面下雪呢,我给你留门。”

说罢拿着张新杰的杯子,一手一个出去涮杯子了。

张新杰呆愣了两秒才如释重负的长舒一口气,又笑了自己一下。也是,队长那样的人,怎么会不批呢,刚才纠结的自己太蠢了。

有了一个小时的假,张新杰也不耽搁,穿了羽绒服带好口罩就出门了。

张新杰平时太自律,自律的有时候都让韩文清汗颜。韩文清其实挺担心他这个副队长的叛逆期要怎么过的,好不容易等到张新杰终于提了个不同寻常的请求,不得不说韩文清确实松了口气。

韩文清刚涮好杯子,手上还有些湿湿的,但没有滴水。他懒得再去擦,就这么晾着,顺势靠在二楼训练室的窗口,注视着张新杰离去的瘦弱背影。

这个时候路上早就没了行人,只有张新杰一个孤单单的背影,被街灯拉的格外长,映在雪地上分外显明。直到张新杰在路口转弯没了踪影,韩文清才收回目光,盯着地面上张新杰留下的一串脚印。

看张新杰去的那个方向,韩文清想不起来那边有什么东西,对于张新杰要做的事他也没有任何线索。早知道张新杰去那么远【其实没有很远】他应该和他一起去的,不过那孩子面皮薄,要是自己说跟他去,估计就不去了……

韩文清胡思乱想着,那个熟悉的背影又重回了视线。韩文清拿出手机摁开屏幕,张新杰去了也就半个小时,去掉路上的十分钟,能让他干点什么的只有二十分钟。二十分钟能干什么呢?

韩文清还是没头绪,张新杰也快走到门口了,韩文清快步走下楼给张新杰开门。

“你去哪儿了?”语气刻意放的轻松,听起来也随意一些,是韩文清特意不想让张新杰紧张。

不过张新杰没看韩文清,低头拍着身上的雪,含糊的应了一声。韩文清没太在意,以为他太困了,就让张新杰先去睡觉,反正日子还长。

第二天韩文清起了个大早,提前到了训练室。不出意外的是第二个到的是张新杰。张新杰进来的时候还吓了一跳,躲躲闪闪的。

“队,队长?!”

韩文清本来绷着个脸,被张新杰小心翼翼又惊讶的语气弄的差点破功,勉强忍住了,就看到张新杰不自然的动作。

“你怎么了?”

“没事……”张新杰侧着身坐下,本来他想着,自己平时就早到半个小时,今天再早一点,然后就坐下来,就没人发现他的异常了。没想到队长比他还要早,真是……一言难尽。

韩文清实在好奇,起身走到张新杰身边,张新杰硬邦邦的坐着,大气也不敢出。——所以说,霸图里最有威严的还是韩老虎,真是谁都怕。当然,他俩在一起以后还是要另当别论的。

韩文清绕着张新杰走了半圈才发现,张新杰右耳朵有点红,他伸手轻轻碰了一下,张新杰一个激灵,还小声抽气。

韩文清盯了半晌,盯的张新杰脖颈都泛红了,才出声。“……你打耳洞了?”

张新杰一下瘪下去半头,蔫蔫的应了一声。怎么说呢,张新杰现在的心情,就和考砸了的学生把成绩单给家长看是一样的。没给之前各种忐忑各种担心,给出去的一刹那就彻底放松了。

韩文清这才明白,这个小副队长叛逆的表现就是去打了个耳洞!连耳钉都没买!韩文清感觉好笑的同时又有点心疼。

不知道张新杰去的店正不正规,这个耳洞打的整只耳朵的耳垂有点不正常的红,还有点肿。韩文清有些担心的问道:“很疼?怎么这么红,会发炎么?”

张新杰本来已经做好了挨骂的准备,没想到韩文清却是问这个。

张新杰有点受宠若惊的回答道:“没事……不疼的……”话刚出口张新杰才明白韩文清的意思,他是担心自己去的店不好,于是他补充道,“这个打耳洞的店挺好的,是新开的分店,网上评论不错我才去的。就是昨天有点着急,我让他快点,就红了。”

昨天张新杰头一回请假,又是去打耳洞,心里肯定不平静,着急也是正常的。韩文清一听就后悔了,昨天给他两个小时假好了。

韩文清点点头:“那就好。”张新杰抬头看韩文清,又低头,欲言又止。韩文清靠在张新杰的电脑桌边,看着他这个样子隐约明白了什么,道:“放心吧,队规没有不让打耳洞,林敬言还有个纹身呢。”

张新杰点点头,好像还在顾虑什么。韩文清低眉思索了一阵,然后弯腰轻轻摩挲张新杰打了耳洞的耳垂。冰凉的指尖缓解了红肿的疼痛,张新杰一时间没察觉出他们现在的姿势明显超过了正副队的界限。

“你去的那个店,现在开着吗?”

『【韩张】正副队的恩爱日常①』

#阿莫难得的粗长!!#

#依旧被屏蔽了,只能走链接……#

#这里小透明阿莫欢迎来看#












一大早上准时集合的霸图队员们刚进到训练室就觉得不大对劲。

但是又没什么不同。副队像往常一样在发今日训练计划,队长像往常一样看了他们一眼表示朕已阅,然后面带不自然地揉着腰……等等揉腰?!张佳乐一直坐到座位上才反应过来,他又偷偷瞄了一眼坐在前面的韩文清。韩文清在低头看手里的计划表,只是有些坐立不安,时不时还会小小地“嘶”一下。

……哇哦。一直以来大家都顺理成章地认为张新杰是下面那个,但是今天队长一脸【哔——】的表情,张副却没什么异样,难道……张佳乐忍不住多看了几眼张新杰。能攻了队长的男人,真不愧是联盟第一奶。联盟的奶,放心的奶!

“……张佳乐。”张佳乐猛地回神,发觉自己在对着张新杰傻笑,而韩文清正看着他,眼神略有一丝杀气(在他发呆的过程中可能韩文清已经盯着他很久了)。

冲着张新杰尴尬而不失礼貌地微笑了一阵后,张佳乐立刻躲到显示器后面,劫后余生地叹了口气。秦牧云用手肘尖怼怼他,张佳乐看见他那副眉头一挑的样子就知道他要八卦。张佳乐冲他打了个手势“中午再说”,随即众人开始训练。

午休时,张佳乐和秦牧云特意落在众人后面,秦牧云勾住张佳乐的肩膀哥俩好,“兄弟,你看见什么了?快跟哥们儿分享!”

……我怕分享完了咱俩都死无葬身之地。张佳乐瞥了一眼秦牧云,犹豫了一下下说道:“你不觉得今天队长很不对劲吗!”

秦牧云八卦的神情顿了一下,继而一脸革命战友胜利会师的表情握住张佳乐的手,“兄弟,原来我不是一个人!从今天训练开始,我就在瞄他俩了。每回队长小声吸冷气的时候,副队就看他一眼,然后队长就没声了。那表情,跟受气的小媳妇似的。张副那眼神我都不想说什么了,我去,整个儿一皮笑肉不笑。”

分享到了“重要情报”的霸图八卦者二号张佳乐顿时打了鸡血,差点儿边蹦边说,小辫子一翘一翘的。“对对对!今儿早上队长就坐着揉腰,跟……跟那啥啥过度了一样!我还一直以为张副才是被戳的,结果这才是真人不露相啊!”

说罢,两人高深莫测地点点头。进食堂前张新杰获得八卦二人组的充满敬意的握手*2

其实事情并不像张佳乐和秦牧云想的那样复杂。

张新杰看了一眼身边假装正常吃饭却同时暗暗呲牙咧嘴的韩文清。活该。张新杰低头吃了口饭来掩盖自己嘴边的笑容。

现在逐渐入秋了,昨天晚上张新杰打算关了窗户免的着凉。可是自打他俩进了浴室,再从浴室出来,韩文清就没有放开他的意图。


【这是一段肉肉,链接见评论!!!!!】


韩文清跪在床上,一手捂着刚刚受伤的腰部,一手撑着床,面色复杂。好半天韩文清才吐了口气,慢慢说:“撞倒窗框了。”

张新杰愣了一下,才让韩文清转过去查看伤得怎么样,哼了一声,“说了先关窗户吧。”

韩文清自知理亏,稍微缓过劲了就抱着张新杰去洗澡。当然故事并没有结束,第二天起来也就是今天早上,韩文清发现,他的腰淤青了。

张新杰伸手,很轻、很轻地碰了一下,韩文清腰部的肌肉一阵紧绷。“嘶……”张新杰暼了他一眼,韩文清立刻噤声。张新杰冷哼了一声,“今天晚上我拿红花油给你推推。”韩文清只能点头称是。

所以说,天道好轮回,有因必有果,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张新杰放下碗筷,说了一声先去洗手间。没一会儿韩文清也跟着过来了。

张新杰洗着手,还是关心的念头占了上风。他问,还疼吗。韩文清一脸苦兮兮,疼。张新杰紧张的不行,但知道韩文清是故意表现的,于是压着心疼故作冷漠。那就疼着吧,晚上给你推。

韩文清笑嘻嘻的拥住张新杰。你给我推了就好了。张新杰还是笑了,往后靠在韩文清身上。他调侃道,“你看没看见,上午训练的时候,张佳乐前辈和秦牧云两个一直盯着你看呢。估计是误会了。”

说到这个,韩文清的脸黑了一半。尤其张佳乐,还一直瞅新杰!韩文清低头嗅着张新杰的头发,语气淡淡:“他俩训练不专心,加训好了。”张新杰努力控制脸上幸灾乐祸的笑,心里叹道,苍天饶过谁。








【小剧场——晚上推油】

杰杰:疼不疼?
狮子:不疼。
杰杰:【手下默默用力】
狮子:【表情扭曲】疼疼疼——
杰杰:哼。

『【韩张】国内和国外』

#日常甜,可能会有下文#


#老夫老妻也会有小害羞!#


#这里小透明阿莫欢迎来看#























世邀赛的那一年,是张新杰和韩文清认识以来,分开的最久的时间。



“苏黎世那边比国内晚七个小时,一定要适应好时差知道吗?”



“嗯……”



“我知道你不愿意调,但是最起码你要待大半个月。不适应的话对身体不好。”



“嗯……”



“那边不热,但是肯定会不舒服,药箱给你带着了,看好再吃。”



“嗯……”



张新杰从床边站起来,双臂一伸,整个人挂到了韩文清脖子上。因为身高差的缘故,张新杰微微踮脚,刚好可以埋在韩文清耳后的位置。



韩文清身形顿了一下,然后放下手上给张新杰叠好的衣服,握住那双没精打采的手。“新杰?”



“嗯……”即使已经是二十多岁的青年,张新杰在这个陪伴了自己很多年的,亦师亦友,又是情人的队长面前,还是个长不大的孩子。一如他刚进训练营时。



韩文清侧头,在张新杰的耳朵上轻吻,难得的露出宠溺的表情。“舍不得?”



张新杰在韩文清吻下来的时候就瑟缩了一下,头低着,冷静自持的声音也闷闷的。“要不,我还是和主席说,不去了吧。”



韩文清忍不住嘴角上扬,喉结震动,低沉的笑声蔓延在小小的房间里。



张新杰粉嫩的耳朵唰的通红,才一点点拾起自己稳重的人设。张新杰蹲下去,继续叠韩文清没有叠完的衣服。



和主席申请不去的那个提议,早就消散在若有若无的暧昧中。毕竟,说完了主席可能又需要吃药了。



登机的那天,韩文清因为霸图要训练走不开,而其他队员都有自己的亲属或者队友来送行。



但是张新杰并不觉得孤单。



“你们训练了吗?”“嗯,很顺利。”



“应该是没有张佳乐前辈在才会顺利的吧?”“嗯。”



“呵,还好前辈没听到。”张新杰小小的笑了一下,短暂的气流伴着电流流淌到那边。



然后谈话暂停,却不尴尬,静静的有一种气氛在两人之间弥漫。



韩文清握紧了手机,视线落在训练室里操作训练的队员们身上,心思早就飘到了机场。



“文清……”“新杰……”



两人同时开口,又都怔愣了一下,然后一起笑。



“我想你了。”韩文清先敛了笑意,低叹了一声。



“我会尽快回来的。”张新杰也停了笑,只是笑容还挂在脸上。那是一种静谧的幸福。



“嗯,你那边要登机了吧,先挂吧。下飞机给我电话。”韩文清听到电话那边不甚清楚的广播,又看了一下时间说道。



“嗯,好。”张新杰答应着,却没有挂掉。



他想起他们在一起后,第一次打电话。两个人等了一分多钟都没等到对方挂电话。



“……喂?”张新杰试探着问了一声。



“嗯,怎么没挂电话?”张新杰听到后,理所当然地说了一句,“我一向都是等人先挂的。”



“哦,那在我这,你先挂。”韩文清比张新杰更理所当然,张新杰心里蓦地一阵悸动。虽然这不是什么大事,可是从来都没有人等着他挂电话。



“新杰?怎么了?”韩文清半天没等到张新杰挂电话,还以为张新杰有什么事要说。



“嘟……”韩文清听到短促的忙音,他知道,他的副队又被撩起了害羞的小心思。韩文清手指摩挲着手机边沿,又忍不住笑了。刚回头就看到训练室里的人各个张大了嘴,石化的蹲在门口看他。韩文清立刻严肃了表情,把他们又吓了回去继续训练。



霸图队员:副队走了还要吃狗粮,还要被吓,生活好艰辛T.T

『观唐人街探案2有感』

#影片有很多值得深思的地方,值得一看#

#非影评,仅个人观点#



1,我印象最深的是唐仁的师傅莫友乾营救秦风三人时的桥段。白人,黑人,黄种人,老人,成年人,孩子。全世界的各类人都穿着中国的功夫服,摆着中国功夫的姿势。那一刻,我看到的,是中国功夫的灵魂。中国功夫是华夏子孙的瑰宝,象征着华夏人坚韧,果敢的精神。而在那个画面中,全世界的人都摆着中国功夫的姿势。中国功夫已经被中国人带到了世界的舞台,被世界的人民喜欢。我感受到的,是中国的文化走向世界。那个片段虽然是喜剧成分,但是身为一个华夏子孙,我忍不住自豪,忍不住感动。


2,秦风在影片后面和宋义的谈话。道,不是神和兽的极端。你学会什么是神,什么是兽,可是没有学会什么是人。人处于神和兽的交界,一念谓之生,一念谓之死。人之一字,仅一撇一捺。可偏偏是这一撇一捺,却鲜少有人能够真正写好。就拿秦风和宋义做对比。二者都是侦探,都对案件的真相有着强烈的好奇心。宋义为了寻求真相,不惜主动杀人,然而秦风却没有。影片中,唐仁说,“杀了这个人,还有最后一个,我们还有时间嘛。”秦风立刻反驳,“那也是一条人命啊”有很多人,像宋义一样,出发点是好的,可是做法却有失偏颇,更有甚者就此走向不归路。一念天堂,一念地狱,如是而已。

『【韩张】养青蛙还是养我,二选一!』

#最近阿莫醉心学习终日流连于作业之怀抱,无暇更文,深感愧疚,故补上一篇聊做补偿,望诸位原谅一二,不要弃阿莫于不顾QAQ#


#其实就是阿莫证明一下阿莫还活着QAQ#













【ji情是如何炼成的】


查ji大队长:最近张副又双叒叕不正常了!!!



查ji大队长:具体表现为:韩队整天黑着脸,两人整天不说话,晚上房间声♂音一直不停过!


查ji侦察员①号:哎,花花淡定,这都一周了,你这情报更新的太慢了╮(╯_╰)╭


查ji大队长:1号!请叫我大队长不要叫我花花!【老子飞起给你一jio.jpg】


查ji大队长:本队长身处要职,兢兢业业,怎么可能会情报更新不及时呢?


查ji侦察员④号:那么请问大队长,您发现什么了?【向张佳乐势力低头.jpg】


查ji侦察员③号:林前辈怎么也陪着张佳乐前辈过家家……


【查ji侦察员③号撤回一条消息】


查ji侦察员④号:这可是队长他们的最新八卦,我们家方大大一直找我问来着。


【查ji侦察员④号撤回了一条消息】


宋奇英os:mmp,又秀我一脸。→_→


查ji侦察员②号:于是大队长人呢?


查ji大队长:看!我刚才找截图去了。[图片][图片]


查ji侦察员⑤号:什么叫乖崽??张副有孩子了??


查ji侦察员④号:惊天大八卦!


【查ji侦察员④号撤回一条消息】


查ji侦察员④号:惊天大秘密①!!


查ji大队长:不不不,张副没有孩子。


查ji侦察员②号:这个,好像是现在挺火的一个什么游戏。


查ji侦察员③号:这是旅行青蛙。


查ji侦察员①号:哟,小宋还知道日文呢?


查ji侦察员⑤号:他们小孩子不是都喜欢看日漫?知道日文不稀奇。


查ji侦察员③号:……前辈们就别开我玩笑了。是英杰经常玩,我看见的。不过他玩的是中文版。


查ji侦察员④号:微草的那个孩子?方锐也说,他们兴欣的乔一帆也玩来着。好像是在里面虚拟养个小青蛙,然后给他买吃的买用的让他旅行,之后会收到青蛙寄回来的明信片。


查ji大队长:没想到张副还有这种癖好……


查ji侦察员②号:我倒觉得,张副有点心酸。你们记不记得上回张副养了一只仓鼠,结果冷落了韩队大半个月,最后也不知道两个人说了什么,张副就特委屈的把仓鼠送到了肖时钦那儿养了。


查ji大队长:还不是因为张副除了训练,一门心思都去照顾团子,韩队吃醋了好久。啧啧,送团子那天,我可看着张副一脸腰疼。


查ji侦察员④号:有点心酸。


查ji侦察员③号:……心酸+1


查ji侦察员①号:同。


查ji侦察员②号:有个醋劲这么大的男朋友,也不知道是好是坏啊。


查ji侦察员⑤号:啧啧。











眼下,这个“醋劲这么大”的男朋友正一脸醋意地搂着他家那位,窝在被子里。


韩文清一脸不爽地掐掐张新杰的腰眼,这要是在以前刚做完的时候,张新杰早就风情万种地瞥他一眼,然后钻到自己怀里,说不准还能再来一发什么的。


可是现在……自打张新杰玩了这个什么旅行青蛙,韩文清就感觉到自己的福利时间大大大大大减少了!


韩文清把人搂到自己怀里,故意弄的自己刚才留在张新杰身体里的东西流了出来,也不见张新杰面红耳赤,只是拍拍他的胸膛,然后说,“别闹。”


韩文清不高兴了。


韩文清别扭了。


韩文清忍不住了!


韩文清夺掉张新杰的手机,叼住张新杰的半边耳朵,恶狠狠地啮咬,一向沉稳的声音也充斥着醋意和委屈。


“你说……养青蛙还是养我?二选一!”


说是恶狠狠,其实也只是痒的张新杰一个劲儿的躲的程度。张新杰最受不了韩文清折磨他的耳朵,尤其是在咳咳的时候,而韩文清却很喜欢这样做,弄的张新杰只能低喘着求韩文清快些。


张新杰翻了个身,把自己的耳朵解救出来,整个人也贴在韩文清身上,敛着眉去拨弄韩文清的喉结。韩文清看着他这副勾人的模样,忍不住握住张新杰的手,低头亲着张新杰的手指尖。


张新杰看着韩文清珍爱的不行的样子,有些不好意思,又强装出一副无所谓的表情,红着耳朵说道,“你看看,我给那个青蛙起的什么名字?”


韩文清舍不得放开张新杰,轻轻咬了一口他的指尖,握着张新杰的手去看。张新杰玩了这么久,他看也知道怎么看青蛙的名字。


看完之后,韩文清一拍灯的开关,被子一蒙就把张新杰压在身下又来了一遍。


“唔……文清你慢点……我喘、喘不过气……”


韩文清突然改了先前狂风骤雨的动作,之在里面慢慢的磨蹭着,一下一下不紧不慢地碰着张新杰的敏感处。张新杰被他折磨得眼角发红,偏偏这个姿势他又不能自己动手,只能挺腰去迎合韩文清,然后再磨蹭着床单。



韩文清轻吻着张新杰的后背,偶尔在肩胛骨上留下一两个草莓,低声诱哄着“新杰,你叫一声那个名字给我听好不好……”


张新杰难为情地低下头。本来是他起的名字,但这个时候叫也太……他只能咬住自己的嘴角,然后竭力讨好韩文清,“不……”


韩文清把张新杰抱起来,让他撑着床头的墙壁,下面又缓慢地进入几分,引的张新杰又是一阵喘息。“就一次,嗯?新杰……”


耳后是低沉qing/se的声音,自己还被这声音的主人控制着,张新杰终于缴械投降。


“阿清……唔……”


夜还长,他们还有很长时间可以细细的品味这个名字。

『【韩张】韩律师家养了一只猫④』

#感觉过了很久才更这个……我反省#

#大概再来一篇的样子,韩律师和猫猫就要告一段落了,最近在开新坑,银河【←重点】巨坑#

#这里小透明阿莫欢迎来看#
















28.

小猫并不知道韩文清

脸上笑嘻嘻,内心mmp

小爪子蹭蹭头,小表情无比骄傲

韩文清也很无奈啊

但他有什么办法

他也只能放下牛奶,把小猫抱在怀里,点点它的鼻头

“下次不许了,嗯?”







29.

小猫os:喵~







30.

韩文清靠在床边喝牛奶

小猫蜷在碗边舔牛奶

韩文清啪地一声合上手中的专业书

他突然想到一个问题

小猫



没有名字






31.

韩文清觉得有必要为小猫起个名字

毕竟

总叫小猫

阿莫我也是有些烦了的

等等阿莫是谁?

emmm

不管了先给小猫起名字吧







32.

小猫将盆里的牛奶舔干净

正坐在边上有一下没一下地舔着自己的爪子

酒足思淫欲大概就是说这个吧

韩文清把小猫搂在怀里

一面撸猫一面心想

他韩文清的猫咪,名字一定要不同凡响。

『【韩张】人到中年』

#啦啦啦,明天更猫#

#好久没出现,感觉到了掉粉的危机感,要奋斗了!#

#这里小透明阿莫欢迎来看#








在做了两年的教练后,韩文清在30岁那年,正式离开了荣耀。

由于不再是选手,霸图方面并没有官方召开发布会。韩文清也只是发了条微博,内容只有四个字:再见,各位。

当张新杰看到那条微博时,心底没由来的升起一种感觉,他们的时代,要过去了。没有人能将一生都放在荣耀上,包括他自己。

于是,在韩文清退出荣耀后,霸图战队队长张新杰宣布退役,并按照最初签约的合同,成为霸图教练,而队长则由副队长宋奇英担任。

“不是,你们这也太迅速了吧,一个接一个的,乐爷我有点承受不来啊。”张佳乐猛灌了一大口啤酒,想来个爷们儿的豪爽结果把自己呛着了,无奈孙哲平只好放下吃了一半的烤串儿给他顺气儿。

方面世邀赛结束后,张佳乐和孙哲平就出柜了,不到一年的时间,张佳乐退役,两个人去了国外领证。如今,繁花血景一个经商,一个在家安心做游戏主播。

不光是张佳乐、孙哲平,韩文清也没想到,张新杰会这么快就退役,在他看来,现阶段的张新杰正处于最佳状态。

张新杰习惯性地说话前推了一下眼镜:“奇英最近已经完全接受了副队的转变,并且有独挡一面的趋势。现在是培养奇英转变成队长的最佳机会,耽误的话会影响他的走向。”

这仿佛是最正当的理由,但韩文清皱了皱眉,没说什么。只听张佳乐啧了一声,略有感叹:“你们的青春呐,可是都给了荣耀了。”韩文清中指和拇指圈着酒杯沿儿,食指指了指张佳乐,还有从饭局开始到现在滴酒未沾的孙哲平,“你们也一样。”

眼瞅着时间差不多了,张佳乐醉的也差不多了,孙哲平总结似的说道:“总之,为了我们,为了荣耀,干杯!”

“干杯!”

张佳乐退役以后,他们四人没少这样聚餐过。张新杰做队长,韩文清做教练聚一下,霸图得冠聚一下,孙哲平张佳乐冷战了聚一下……各种各样的理由,而每次孙哲平都得扛着个醉鬼,连夜赶回去。有时四个人都喝一些,那时双花就留宿了。

这次不知因为什么,或许是没控制好度,张新杰站起来时头晕了好一阵,韩文清站起来扶着他。

四个汉子选择的聚餐点一直都是烧烤店,此时在略有昏黄的灯光下,韩文清看到张新杰浓密的睫毛在他微阖的眼睑上投下一片暗影,微微颤动着。

韩文清突然有些想笑,笑自己还像个少年,随随便便就心动了。

可确实是这位这个人,他才会随随便便心动的。

“新杰,要回去吗?”他记得明天霸图是常规训练,七点半准时到训练室。

“不……”出乎他的意料,张新杰摇了摇头,那双喝了酒反而更加发亮的眼睛看着他,“队长,我们去那儿。”

如果不是离得的近,韩文清看的到张新杰眼底的迷茫,他可能就会以为张新杰没醉吧。然而平时淡定的不动如山的人却半靠在自己怀里一副憨像,还叫着以前的“队长”……

韩文清吐了口气,手伸到张新杰腋下,想扶着他去他口中的“那儿”。

手刚伸过去,张新杰就挣扎着逃脱了,然后往后退了两步。韩文清只好看着他,他实在是搞不懂他的副队喝醉了以后的脑回路,但是他的手还是留在半空,防止张新杰摇摇晃晃的再摔倒。

张新杰把左手抬起来,然后攥住了韩文清的袖子。

“走吧。”

如此的有孩子气的动作让韩文清的心突然一软,然后在听到那人有点傻傻的嘿了一声,他只好说:“牵住了,走吧。”

就这样,韩文清走在张新杰前面,张新杰晃晃悠悠地走在后面,两个人好像是分开的,却又因为攥住的袖子牵连起来。

张新杰说的“那儿”,其实只是一片正在建设施的工地,从张新杰被邀请去世邀赛开始,就在施工了,不紧不慢的,直到前几天,韩文清才发现,这片不知道用来干什么的地方竟然快要竣工了。

以前的时候,训练结束,他们两个常常偷跑出来,然后钻进工地里,坐着。有时会讨论一些战术,有时也只是简单坐着,等到起风了,两个人就回去。

可是当韩文清做教练了以后,他们就不再来了。工地也马上要施工完毕,他们也很快不再有机会来了。

韩文清本来想就在下面坐一坐,可是张新杰非要上去,韩文清只好小心翼翼地扶着张新杰坐在小二楼的窗口边。

吹了一会儿的风,张新杰好像是醒酒了,沙哑的声音随着风飘进韩文清的耳朵里。“……队长,以后,你会干什么?”

韩文清一直在看月亮,张新杰说话了他才回头,他看到张新杰正盯着他自己的脚尖,一前一后的荡着腿。

有点幼稚的动作,酒还没醒吧。韩文清胡思乱想着,嘴上也开了口:“还不确定,反正,我什么也不干也可以养活自己。”像是说了个笑话一般,不过这倒是真的,他们这批的每一个职业选手,得到的工资都可以让自己后半辈子瘫在家里。更何况韩文清平时并不花钱,除了给父母以外,还是很富裕的。

张新杰没笑,他仍是低着头,只是腿不再晃了。“我想……等我以后也走了,就去海市,买一个靠海的复式,随便找个工作,清闲一点的。平时就躺在床上,把窗户打开,就能闻到海腥味儿。”

韩文清笑了一下,他想起那次霸图一起去海边儿旅游,张佳乐不知道为什么对那儿的海腥味儿反应很大,玩儿了两天,吐了两天,还被秦牧云笑话了。他也记得,那次去海边,张新杰似乎格外开心。

很长时间他们都没有再说话,韩文清有点犯困,他回头去看张新杰。

张新杰没像小说里那样,得到了心电感应完了回头看他。所以韩文清只看到了他的侧脸。被月光温柔的,描绘着的侧脸。就好像要随月光而去一般。

韩文清突然有些发慌,然后他抱住了张新杰。张新杰好像是被他吓到了,他感觉到张新杰抬了抬手,又放下了。

“新杰……”韩文清发觉自己的喉咙有些发干,他清了一下,蓦然冒出一句:“这下好多了。”

是的,然后他就听到耳边空气轻轻流动的声音,张新杰在笑。然后他就听到张新杰带着笑的话:“文清,在一起吧。”

突然,有什么从封存已久的心底再次冒出芽来。那些少年时的记忆纷至沓来,争先恐后的挤进他的脑子,都在告诉他。他喜欢他,

是的,他喜欢他。韩文清这么告诉自己。许多年来不曾放下的那份执着,那份忐忑,在这一刻终于找到了归宿。韩文清笑应了一声,叹道:“本来是我该说的。”

张新杰很坦然,只是握住韩文清的指尖有点凉,有点颤:“每次都是你先,这次该我了。”

韩文清接着他的话:“那求婚该我了。”他装作没看到张新杰突然变红的耳根,站起身,扶起张新杰:“男朋友,走吧,起风了。”

这一刻张新杰庆幸这里没有灯光,韩文清看不到他红透了的脸。但他忘了,还有月光。韩文清也知道,其实张新杰脸皮薄的很,也没有再过分说什么,只是牵起他,任着张新杰还像刚来的时候,攥着他的衣袖。只是这次,由身后换到了身边。

仿佛顺理成章的,韩张在一起了,只是也不想过分宣扬,就是简单的给双花发了个信息,得到了“恭喜👌”的回复,这样的风格一看就是孙哲平。

再后来,大家发现,退役了的韩文清变成了美食博主,几乎每天都在晒自己的做的美食。韩文清偶尔也在那个职业选手群里发一下虐虐这群夜猫子,张新杰就会一边吃着美食,一边捧着手机笑嘻嘻地看这群明星选手们因为一顿饭哭爹喊娘。

后来的后来,他们出柜了。其实原因很意外,韩文清照常在发美食,结果不小心登错了张新杰的微博。结果可想而知,那群大神级的职业选手们,八卦起来也是神级的,至此,保密工作结束。

再再后来的故事,就说不完了。他们的时代终究会过去,可他们的故事,永不结束。

『【喻黄】小朋友们幼儿园的车来啦!』

#梗源空间,好久以前看到的,突然想起来#

#这里小透明阿莫欢迎来看#







天天:嗯……哈啊……唔♂

喻总:少天舒服么?

天天:嗯……舒……舒服……♂

喻总:叫大声点,嗯?

天天:【凑到喻文州耳边,深吸一口气】啊——!

没啦。

【20171007/14:00】震惊!某电竞职业选手生日当天被出柜!

『【20171007/14:00】震惊!某电竞职业选手生日当天被出柜!』
#因意外草草写就,不掉粉就行…#

#剩下的稍后补上……我错了我错了……#

#这里小透明阿莫欢迎来看#








要努力练习啊!V:

国庆七天!放假!出发!

【两个人两张机票,目的地马赛克.jpg】


【评论区】

世界第一乔吹:卧槽!小天使微博为数不多的一张照片!!!果断保存!!

看到我请催我去和叶神领证:我比较在意那两个手是谁……一个肯定是小天使,另一个……umm不过手都很好看就是了。

我是小天使拿过的水杯:word妈,七天假期……两个人……旅游……让我忍不住遐想了……

今天也要努力啊!V:不不不不!没什么的!//我是小天使拿过的水杯:word妈,七天假期……两个人……旅游……让我忍不住遐想了……

兴欣网吧A10要一包中华:莫不是和……高某小选手?高乔党突然振奋.jpg

……

乔一帆手忙脚乱地回复着评论区无限yy的众人,刚打好的一大串回复却被一边刚刚一同晒出去的手一键清空。

“……前辈?”

“小乔理他们干嘛,连我说话都没注意。”叶修腆着一张“老脸”冲着乔一帆卖萌装可怜。

天性纯洁的小天使理所当然地中招,然后按下锁屏键。

没错,这是叶修方锐苏沐橙从苏黎世夺冠回来的第一个国庆七天假,作为坚守在叶乔前线的陈老板为了给小别胜新婚的小两口制造机会,大发慈悲地给众人放了七天假。

于是,叶修立刻就收到了叶乔大队副队长苏沐橙的两张飞往东北某地的机票——当然,需要报销。





今天也要努力啊!V:

到达的第一天,有点太晚了,晚安各位!


今天也要努力啊!V:

好嘛……某人起大早的原因竟然是因为楼下太吵……其实我也是。

y:醒了?

我:嗯……楼下在干嘛?好吵啊。

y:我去问了来着,说是在跳广场舞。

我:原来只存在在新闻里的东西真的有啊。

y:当然。哎,我差点忘了。

我:什么?……/////